林强为什么要去美国学法律?

  法律是一个地方性很强的学科。当今世界有两大主要法系,包括中国所属的罗马法系和美国所属的英美法系。两大法系之间差异很大,法律渊源、法律体现方式、法律原则和法律思维都有很大不同。然而每年都有很多中国学生前往美国学习法律,其中以学习LL.M学位为主流,寄托法律专版、土兔和绿舟等论坛都可以反映这一现象。请从学习意义上回答,而不是直接回答“挣钱”。

  我不读LLM.我很想读JD==

  我就直接从我PS和面经里面粘贴点outline来吧。如果你看不懂/不愿意看我这大学英语六级水平的这段英文表达的话,那我也没招……

  Why law in America:

  family heritageacademic: in China Ive done pretty well on the field of law as an undergrad. motivated to do much more than that.Help people: help those in need. settle disputes. take a further step to grasp my dream. Experience as an exchange student in America: not that hard to adapt. Internship experience in China and America: ability to adapt to a new cultural environment and closely cooperate with international colleagues on issues of law.biggest, most prosperous legal markets in the world, where the brightest minds around the globe come to study and practice. Ive chosen my profession and I want to excel on that where the most fierce competition occurs booming legal market and an increasing demand for lawyers after the recession.networking.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 bigger stage blah blahgild no better thing to do. Its a sound investment.I want to be part of this outstanding community, to witness and to participate, to learn and to contribute. Not just die in China and be a tubie forever. I want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pornhub and all that.

  以及中国所属的是“罗马法系”?……233

  还有,你所说的“很大不同”也只是从某一层面观察得来的结论。在我看来,there are so much more similarities than differences.何况有不同,学起来才有意思,不会被一种思维锁住。就像我不愿意一辈子用windows XP

  又,君子不器。

  再者,对法本而言,如果想拿绿卡的话读个JD显然是相对而言比较方便的道路。

  何况我觉得our teeny tiny brain is capable of absorbing just a little bit more knowledge.

  谢邀。问题包括四个层面,为什么学法律,为什么出国学法律,为什么美国学法律,为什么要读LLM。第一个问题与题主的疑问不直接相关,按住不表,其余三个我恰好也都想过甚至回答过。

  一、为什么出国读法律?

  最核心的原因有两个,我说的可能不对,但第一条就是国内的研究生教育令人失望。我自己是本科毕业直接去美国读的llm,当时放弃了一些研究生保送机会,因为我的所见所闻,国内研究生很多是因为小本找不到好的工作而去的。在研究生实习两年(白干两年),然后留任好所。这本来无可厚非,就业市场所致,但也客观上影响了研究生教育质量。

  第二,出国读书成为了顶尖所与外所的晋升通道甚至门槛。早晚要经历这个,还不如一口气读完,抱着这样心态的也并不在少数。

  二、为什么美国?

  我很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

  首先要理清的是所谓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关系。这样的疑惑,你应该还是大二大三,没有接触过实务。学习法律并不是现成可以用的,你学到的只是招式,临战时候你总不能在一边让对方老老实实看你打完一套拳然后鼓掌称赞,那是练体操,不是练武功。英美法系也好,大陆法系也好,对你实务的帮助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直接。

  选择美国的原因有三个最直接。

  第一是bar。外资所尤其,需要升级associate时候很多都要求有bar,ny bar是目前最容易也最短时间能够拿到的bar。你会问那么不去外资所就好啊——对!但是这个不是你有没有的问题,是人家都有你没有的问题,的确很无奈。

  第二是最顶尖的同学很多都去了美国。无论是申请难度还是业界知名度,美国顶尖学校(t6/14)还是领先于其他的。这个对你的帮助无法量化,但是遇到最强的人,本来才是有趣和有用的。

  第三是美国是英语国家,法学院的语言训练又是最强的。绝大多数人的second language毕竟是英语,以后的客户的主流语言也是英语,所以语言也是很大的一个推动因素。至少重要性远大过你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鸿沟。

  三、为什么LLM?

  三个原因:

  第一,LLM短。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法学院,你强求三年,很是折磨。

  第二,LLM赌的小。读三年并不只是钱的问题,你赌的是三年后的市场。也许残忍,但不能留美的jd某种意义上就是失败了。

  第三,LSAT。也有部分一心想读jd的,被拦在了这里,这个考试,也就不赘述了,因为我并没参与过,期待jd或准jd们补充。

  希望有所帮助。

  就拿自己做例子说。

  自我介绍,国内非一流法学院毕业。大四在英国交换。美国LLM,现在JD 2年级。我本人不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关注的不是在能赚多少钱或者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我更关注中美两国的法学教育的异同,以及你能从美国法学院得到什么?

  法律思维:

  其实在去英国之前,包括后来我在美国法学院面试的时候,找实习面试的时候,跟教授,native同学闲聊的时候,就有无数人问我为什么要去英美法系国家学法律?回来还能用么。我给人的回答千篇一律的都是能用。学法律的同学们都明白一个道理,法律是一门实践的学科。闭门造车死读书最后拿出来的都是绣花枕头。但是在学校里我们能学多少?中国本科时,我们学校50%的课程都耗费在所谓的英语上,不瞒你们说我英语大学的时候年年拖我奖学金后腿。剩下百分之五十的课都是基础法再加上所谓的专业课。你要现在问我个知识点我能给你定位到某部门法上并且找全法律条文都困难。

  我在中国只读了三年法学院,基本就给我扫了盲,普了法。我在美国法学院上的第一节课就让我十分抓狂。我当时还带着我惯有的中国式思维去听课,极端不适应。中国法学院培养的是法官,美国法学院培养的是律师。美国法学院学生毕业后没法当法官,都是从律师做起。等明白律师的那点猫腻儿之后,才能坐在bench后面看着那些律师们鼓捣自己玩腻了的猫腻儿。

  中国不一样,所有老师上课都要告诉你XXXX是对的。XXX是不合法的。而美国法学院每天的日常是:读case。case里面有什么?某年某月某日某人干了某事。原告律师声称(*&……%¥#;被告律师声称)&(*……&¥%……;原告律师说被告律师胡扯;被告律师说原告律师胡扯。有时候是上诉律师说下级法院那个法官不对!然后本院法官说)*(&……%¥。上课的日常是:老师:杰克丹尼,你说说原告律师为什么这么说?被告律师为什么不那么说。给你个假设,如果这样的话原告律师会怎么办。朱莉皮特,你要是被告律师你会怎么办。最开始的那半个学期,我往往在下面云里雾里的听着口音各异的英语然后腹诽:美国人真傻逼。这有啥可讨论的。知道答案是什么不就完事儿了么。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中国朋友的电话,他亲戚过失伤人被人抓了。我在告诉他快请律师后给他做了一顿分析。这明显是个过失伤人的案件,三年前我可能会告诉他这个就是过失伤人然后可能判多少多少年,完事儿。可是那天我绞尽脑汁给他讲了12345种辩护的理由。虽然我也不知道最后他的律师用没用上,但是我突然发现:啊!原来美国法学院是这样的。他并不急于告诉你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什么,他教会你一个看似坚不可摧的事实放在那里,你可以为你的客户把风险降低甚至扭转局势。这样的成就感比法官敲锤子来的大多了。

  法律真的不同么?你能想象出这样一个世界么?不管什么肤色,什么人种。人类都是人类。你认为的善,放到世界大多数的角落都是善。你认为的恶,放在大多数地方也都不会变成善。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法律的原型不都是朴素的道德观么?好比内功心法和招数套路,法律的表现形式不同,但是道理都是一样的。

  就拿刑法来说,故意杀人。在中国的表现形式是故意杀人罪。对应在刑法的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中国的刑法教授这时候会叫你刑法的四要件或者三要素。主体客体主观方面客观方面。这是内功。故意杀人,在美国纽约州对应的可以是纽约刑法典第125.27条,一级谋杀罪(当然也有可以是二级)。这时候老师会告诉你刑法的两要件:”actus reus", "mens rea", 犯罪行为和犯罪意图。内功来了。不展开说,中美的法律都会告诉你该罪名要满足的条件有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行为人主观上需得有故意,巴拉巴拉。

  法律研究(legal research):

  题主说的没错,中美法律的法律渊源、法律体现方式、法律原则和法律思维都有很大不同。但是共同的一点是:没有人能记住浩如烟海的法律的细枝末节。觉得中国法律还好,起码法律,规章什么的不多。美国就完蛋了。就拿我最近的一个作业来说,一个上诉书。老师说要从ABC这三点来分析下级法院的判决是错误的。美国的上诉书是要求你援引的每一个法律都需要定位到某条成文法或者是某个具体案例的具体某句话上。其实我凭借着朴素的法律观已经猜到了后两点的该从什么角度上来答。但是我使了大劲儿我也没找到那个具体案例,我灰溜溜的去找图书馆人(law librarian),人家也没给我直接找。苏格拉底式的教我怎么怎么怎么找。最后可算把作业弄上去了。中国也是一样,你问我强奸,我能告诉你是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你要问我生产某个产品我该申请什么证件,我保证蒙。觉得你随便找个专业做这块的律所,要是接待你的律师之前没接过这方面的案子他也90%蒙。这个时候,伟大的法律研究就出来了。如果说法律思维是内功,法律研究就是招式。中国法学院会教你这个么? 我母校教给我的还不如我从百度知道上找到的多。

  语言能力:

  其实我觉得法律英语对实用英语的帮助并不十分巨大。我逼急了我能10分钟看完一个十多页的案例,但是让我去买个我不熟悉的东西我照样蒙圈。前一阵子万圣节去湾区的一个鬼屋主题公园,几乎所有的设施名字我都看不懂。原因我总结为,文学艺术性太高。法律英语最牛逼的一点就是把一件事平铺直叙的告诉你,就这么回事。整个世界变得无比简单。带来的后果是我几乎看不懂什么复杂的形容词。让我看小说还不如杀了我,几乎每个句子都要我命。关键动词形容词看不懂。觉得是短板,这是美国法学院帮不了你的。

  写作能力:

  三年前。我甚至没看过一篇司法文书。现在我写过客户信,写过memo,写过起诉书,写过motion to dismiss,写过appellate brief。虽然这些都是外在形式,林强但是我们文书写作老师上第一节课就教会了我两句话:1. keep it short, keep it clear, organize your thoughts. 2. No one wants to read your legal writing. 受益匪浅啊亲。我曾经一度以为,甚至现在有时候还这样想。句式的复杂代表一个人受教育的程度,文章的长短代表一个人的文学素养。大错特错。(我特么的这个答案写的可不少)中国法学院在这个环节上几乎没有。所有的文书写作都是在实习期间,工作期间学会的。

  -----------圣母高能----------

  前头我说了,我不是个实用主义者。我喜欢宝石,是因为他们美丽,不是因为他们值钱。我来读法学院不是因为毕业我能赚钱,而是因为我觉得法学是美丽的。我考虑过读完JD留在哪里的问题,我也担心念完JD回国执业几年都赚不回来本儿。我不用考虑H1B的问题。我妈是这么跟我说的:儿子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要是觉得美国好,你就留在美国;你要是觉得中国好,你就回来。钱永远都不应该成为你考虑问题的一个重要因素。你花钱买到的不是一张文凭纸,是知识,是修养,是人格。你的这些学费是我对你整个人生的投资,而不是你未来积蓄的投资。这个世界上钱能买到的东西太多,买不到的才是珍贵的。

  最后不想拿美国的学位跟美国梦,绿卡什么的挂钩。冷暖自知吧。北京现在都能用手机app预定上门(正规)按摩服务了,美国也没好成天堂。

  6/7更新。有人说LLM的学生没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LLM可以不选择核心课程。这样的说法不适用于那些毕业要考各地Bar的LLM。美国LLM在修读指定课程之后,大多数情况下是可以选择考学校所在地的Bar以及纽约Bar的。以答主所在州为例,麻州bar的必修课程包括了宪法等其他核心课程。而纽约Bar则包括了合同法、公司法等必修课。我们在选课的时候,都要根据报考Bar的要求修选基本课程,然后还要根据自己的concentration选课。基本上,可以选水课的空间很小,除非是那些毕业不考bar,然后放弃concentration毕业只拿general llm证书的混日子的同学。这样的人确实存在,但不能以此就抹灭了大多数llm同学的刻苦努力。基友Eddie同学在学术上的论述已经相当充分,答主另选角度描述北美法学院与国内不一样的风格只是为了给大家另一个角度看问题。这绝非就代表了生活的全部。如果人的一生不能做到Play hard,work hard,那真的是遗憾一件呢。另外,既然强调“人人平等”,那就更应该知道,不管是LLM还是JD,大家都没必要学者相轻,互相贬低,谁也没有该比谁更有优越感,只是大家需求不同,选择不同罢了。

  【前方多图预警】谢万年好基友@李大笨邀。@EddieBao同学的回答珠玉在前,学术上的理由我完全赞同。那么我就先以北美法学院特别是我的学校BC law的跳脱打头阵吧。

  首先给大家欣赏一下万圣节那天,合同法考试的现场……

  然后教授那天是这样的……

  其次再分享一下我们的Law Prom,包下了前身是全景监狱(就是那个犯罪刑法论Utilitarianism里的那个)的Liberty Hotel四五层,地方幽幽暗暗很fancy……

  那天我和我的小伙伴们也盛装出席……来给从遥远的University of Toronto Law Feculty 飞来波士顿的好基友@李大笨一个镜头。

  我们在Photo boots留下的回忆是这样的……

  很美好对不对?很high对不对?

  可惜这只是北美法学院给我留下少数美好回忆的一面,而另一面是如此残酷,辛酸又无奈,但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我能完成我的梦想同时也会幸福的。

  上学期每天凌晨四点都要起来温书学习,准备课前阅读,否则上课被cold call或者on call回答不出问题。偶尔还要提心吊胆地准备和教授的对辩:“设想一下这个case我是对方律师,用了什么什么的辩护策略,你会怎么应对?”“啊,你的观点是这样啊,唔,那我们换一个角度看,如果这样这样,你觉得还和你原来设想的是一样的吗,为什么呢?”

  每一轮问答,最长可达半个小时,和之前在国内乖乖坐着等老师灌输的风格完全不同。这里我可以挑战老师的权威,我可以针锋相对不用担心观点太过标新立异,答错了没关系,因为中国法学教育才分对错,而在这里,教授看重的是你自己的观点和支撑观点的逻辑。

  在这里,有人出了车祸,没时间去医院检查,身上都是伤痕只惦记自己的论文……然后发了一篇长长的FB状态让我次次看了都流泪,节选片段:

  “Mankind is strong. I truly believe that the environment shapes you to become a version of yourself that you are not, but there are still times when you need to let go, talk about your inner problems, cry, and scream for 5 minutes even if you dont have time because you are so busy with what life has for you at the moment.”

  在这里,有人流着鼻血流着泪,一边看书写作业,没错,是我;

  在这里,有人为了与爱相守而来,最终也因为难言的压力与各种矛盾和挚爱分道扬镳,痛不欲生,没错,是我;

  在这里,有人被压力和各方打击送去了学校接受紧急心理咨询,没错,还是我。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太多,我得到了很多很多,也失去了很多很多。我不知道接下来生活会给我怎样的惊喜抑或是惊吓,但美国法学院这一年,我哭过,我笑过,我来过,我会带着赐予我的伤痛和学术上的满足继续征讨未知的前方。少女的征途,是星辰和大海,没时间在地球落泪撒花(借鉴我最爱的辩手马薇薇同志的离婚宣言)。Mankind is strong, I will be stronger.

  我为什么而来,我为爱而来,虽幻灭,却不悔。

  至于说到法系不同的差异,以及在回国的应用性,在我答完这些后,难道不觉得一切不管苦乐,终是值得的吗?

  北美法学院养成的良好的学习习惯以及接受的逻辑训练,以后无论去哪,都会受益终身。

  最后,@李大笨,不知你可满意我的回答?

  先看回答再写回答,推荐一批法律教材,Aspen全套,是我见过最牛逼的教材。

  发现某件事的意义可以有很多途径,我想既然我们要讨论从家里再去美国读法律有什么意义,不如我们就先发现此两者有何种差别,差别也是发现意义的一种途径,高赞的答案我很喜欢,在这里我也借鉴一下,比对自己的学习感受,来谈谈。

  美国的法律教育,注重基础思维,门槛较低;我们的教育注重实践经验,门槛很高。

  前者的门槛低并不意味着它简单,而是说不管你是谁,受过什么教育,在哪里工作,老师上课提出的讨论,你都可以进来掺一脚。课堂上注重的是辩证和逻辑,而这两个东西是没有门槛的,只有合理或者不合理与否,不管你知不知道,你都能站出来讲两句“我支持哪一方,我的理由是什么”。我举个例子:

  一个盲人在上班高峰,走在曼哈顿的sidewalk,他拨着导盲杆逆着人流走。迎面有一位女士走来,左手拉着一条长绳子,绳子上拴着一头金毛。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于是她站定,右手掏出手机开始回复,左手依然拽着他的狗,盲人这时走来,不停拨动的导盲杆打到了狗,狗跳起来把盲人扑倒,盲人受到了伤害。

  老师接着问,对于盲人你有哪些claims可以提供,对于女人你有哪些defense.

  那堂课上,我举了8次手,但没有一次叫到我,因为全都被美国学生抢掉了。有的人说,盲人可以主张,在上班高峰遛狗,女人有过错;女人不该在走路的时候看手机;女人的狗绳长度太长,对狗的管理控制不够;女人应当注意周边环境再停下来看手机,不胜枚举。又有人说,女人可以辩护,你盲人在rush hour出门,并且还走在曼哈顿的大街上,你应当做好合理范围内的准备,比如邀人陪同,或者不要逆向走路,或者避开rush hour,又是一波不胜枚举。

  我想的理由是如果曼哈顿的sidewalk上面有盲道,会不会女人走到了盲道上,这样就相比盲人来说更加可责。我没有说出来,但是我很想说出来,因为这样的讨论并没有错对,连我没上过学的爷爷如果会英语的话,也能出来论论理。

  同样的一个例子,我们受到的教育,那基本上就只有一句话了:动物侵权,无过错责任,不讨论女人的过错,你讨论女人过错干什么?

  再宽松一点,“好了同学们下面我们来做道例题”,例题四个选项,是四个限定的讨论范围。

  只有一个完美的答案。

  门槛相当之高,我爷爷不会知道什么叫侵权,不会知道什么叫无过错责任,不会知道为什么不讨论女人的过错,毫无疑问,这是绝对正确的,我们学的是正确的知识,但是我们并不清楚知识是怎么来的。这条真理,它是经过了多少人们的辩证和逻辑的讨论,才被愚笨的人们发现呢。美国学生经历了整个发现知识的过程,我们只花了5分钟。不要小看这个过程,就好比一架乐高积木,了解了过程的人等于是打乱后了解了每一块的人,他能够再拼出更加具有创造性的,全新的东西;只知道答案的人是看清了别人拼好的,然后再把拼好的这个东西,一整个地嫁接别的什么东西上,它决定了我们在很多领域创新能力的范围。

  在学evidence的联邦证据规则的时候,我们在讨论为什么opinion evidence,也就是意见证据需要被排除,这个问题其实很好理解,因为证人需要的是忠实地反映客观事实,方式是:提供反映客观事实的证人证言,这是大前提。然而意见是经过思维加工的成果,不是客观事实,带有意见色彩的证人证言也并不反映客观事实,当我们把意见作为证据而不排除,我们并非是基于事实来做出判断,而是基于别人的加工和理解(思维加工的成果)做出判断,这与我们公认的大前提相违背(这段我修改了好多次,本来想水过去,但想想看还是逻辑严密点比较好)

  然而,在判别什么是意见的时候的时候,教材和老师却给了我们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讨论,老师指着一根木头问,同学们,我说这是一根木头,这算是意见吗?

  不算,因为“木头”是一个非常单纯的词汇,它忠实地反映了那个物体的最单调的性质,“一根”则是数量,是数字,同样是绝对客观的。

  继续,那么如果有四根这样的木头,我说四根木头,这算是意见吗?

  仍然不算,第二个仅比第一个换了数字,从一变成了四,木头依然是木头,因此仍然是客观事实,不是意见。

  然而,要小心了,如果在四根木头上面加个木板,我说这是桌子,这算是意见吗?

  算了,为什么呢?4根木头顶个木板,那可不一定是桌子,有可能是凳子?狗窝?支架?什么都有可能,当你说4根木头顶个木板是个桌子的时候,你加入了自己的意见,你认为他是桌子了,你的意见和事实发生了不对称,有人会有不同意见,会有不同观点,那么这就是意见证据。

  这些都是生活中的基本常识,但却并没有与阳春白雪相脱离,概念和定义是用来表示日常物品、关系、行为的一种手段,必然生发于平常,如果从平常入手,可能逻辑链会铺设得更扎实一点。对起步阶段的学生来讲,美国的教育并没有提供太多高端的知识,只是从那些最基本的,能够生发出千变万化的基础逻辑入手,概念能够反映事物的本质,是最重要的基础逻辑的集合,应该被重视。我们衷心于高端的应用,在法律辩论中倾向于以法条服人,而对法条的理解,往往来源于实践中的操作,对概念的钻析并不透彻,实践操作人各有异,且不一定是正确的,以至于在法庭上辩论各执一端,难以有实质进展。

  当然我们也是有很多很棒的老师,国内目前也有相当强的资源,一批司考法考的培训老师,可以帮助我们把现成的先通畅地了解一番,有了基础,再去阅读一些大家,比如王泽鉴老师的文章或著作,或者大学里的优秀老师的一些文章,都会有很好的教益。

  我回来之后,同学们说我变佛了,出去看看,世界很大,总会有不同的理解,见得多了也就更坦然。

上一篇:吴京小孩抽搐是怎么回事 这竟是导致抽搐的原因
下一篇:于莉乳房长有纤维瘤不能吃什么食物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