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涛:我有什么感受?你有什么感受?(二)

  原标题:我有什么感受?你有什么感受?(二)

  什么时候开始学?

  在家里,父母可以在方便的时候向孩子介绍这些情感字词。对于尼古拉斯一家来说,晚饭时间是个非常好的时机——全家人都围坐在一起,家里气氛安静而平和。莎拉的父母也利用晚饭时间,因为他们发现,谈谈感受有助于缓和在一天结束时偶尔出现的紧张气氛。而在唐娜的家里,父母则找了个不同的时间。由于羞怯,唐娜更喜欢每次只和一个家长谈自己的感受,通常是在晚饭后和完成家庭作业之前。

  如何谈论情感字词?

  要开始练习,只需要简单地说:“我们要做些活动(或玩游戏),这些活动来自一个名为‘我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注意:如果孩子已经从《如何培养孩子的社会能力》一书中知道了“我能解决问题”法,你可以只简单地说:“还记得我们玩过的‘我能解决问题’游戏吗?现在我们玩一种新的版本,只是更难一些。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们从高兴、伤心、生气、害怕、骄傲和沮丧这几个情感字词开始。4岁的孩子可能就知道这些词中的一些,但4岁孩子还体会不到这些感受。8~12岁的孩子仍然喜欢说这些字词,而且对这些感受常常有一种全新的视角,会让父母大吃一惊。

  从“高兴”这个词开始,问你的孩子:

  ·什么事会让你感到高兴?

  ·什么事可能会使别人感到高兴?

  当尼古拉斯的妈妈让他说出使他高兴的三样东西时,他立即回答道:“一只新的棒球手套、巧可力蛋糕,以及刚来到我们家的小狗。”

  因为想让女儿也参与讨论,妈妈也问了塔拉同样的问题。由于听了尼古拉斯的回答,塔拉也说了“刚来到我们家的小狗”,然后又说了“蓝莓派”和“当爸爸不对我大声吼的时候”。

  为了使这个游戏更有挑战性,妈妈又问他们:“你们认为什么能使一位奶奶和一个10岁的孩子都高兴?”尼古拉斯欢快地答道:“收到一张生日贺卡。”

  尼古拉斯和塔拉对“伤心”“生气”“害怕”“骄傲”和“沮丧”这些词的练习也都很顺畅。塔拉特别喜欢用“沮丧”这个词玩记忆游戏。她想让父母知道,如果父母在她还不困时就让她上床睡觉,她会感到沮丧。而且,塔拉和尼古拉斯还喜欢一次考虑两个人,并说出这两个人的感受。塔拉说,她的朋友走了,这使她和她的朋友都感到伤心,而尼古拉斯补充说,当他的奶奶和老师给了他一样东西而他却忘了说“谢谢”时,会让她们伤心。

  你可以自己提出几种人物组合,组合中的人有多么不同都没关系——比如一个警察和一个4岁的孩子——然后,让你的孩子自己也想出一些不寻常的人物组合。

  即使像唐娜这种平时很退缩的孩子,对这些问题的反应也很热心。通过这种方式的练习,她的父母对女儿的感受有了出乎意料的深入了解。当被问到什么事使她感到高兴时,唐娜回答说:“当妈妈说‘我爱你’的时候。”妈妈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丈夫就坐在旁边,所以她又问唐娜:“当爸爸说‘我爱你’的时候,你有什么感觉?”唐娜说:“会让我感到伤心。”唐娜的话使爸爸想起,自己经常在惩罚她的时候说“我爱你”。他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对唐娜产生这种影响。

  莎拉很少考虑并且几乎从不表达自己的感受。当被问到什么使她感到高兴时,她沉默了很长时间。然而,她的父母非常有耐心,莎拉最后微微一笑说:“吃冰激凌使我高兴。”

  对于莎拉来说,这是重要的第一步。她还没有准备好关注别人的感受,但她能够谈自己的感受了,即便这种感受是生气和伤心。

  这次短暂的情感交流还有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在此后不久的一天,莎拉告诉父母,别的孩子从来不找她玩儿,并且流露出她感觉很“伤心”。不论她是以前就感觉到了,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以这种轻松的方式说出自己的感受可能会使她认识到,给别人造成痛苦以及捉弄别人最终会伤害到自己,而且,这也使她愿意将自己的感受告诉父母了。

  “骄傲”这个词仍然是莎拉难以理解的。尽管她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当我画了一幅漂亮的画时,我感到骄傲”),并且能够把它和“高兴”区分开,但是,因为她几乎没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她很少会想到这个词。这个练习对于莎拉来说很重要,因为有助于她关注那些好的感觉以及不那么好的感觉。当他们开始讨论“沮丧”一词的时候,莎拉的父亲大吃了一惊。莎拉说,爸爸始终对她说“不”,她感到沮丧。她父亲以前没有意识到自己经常对女儿说“不”,以及这会让女儿多么沮丧。

  一旦孩子们理解了这些字词,并且能够将这些字词用于表达自己和别人的感受时,就可以用“我能解决问题”法引入一些新的情感字词了。(对于像莎拉这样刚刚开始思考感受的孩子来说,应该继续让他们关注自己的感受。)

  “担心”和“宽慰”

  这两个字词与8~12岁孩子的联系尤其密切,特别是作为孩子了解大人感受的一种途径。当莎拉的妈妈解释什么使她感到担心时,她对女儿说:“当你放学后没有立刻回家,而且没有往家里打电话告诉我你平安无事的时候,我感到担心。”

  莎拉吃了一惊。她从来不知道这会让父母担心,而且从来没有想过父母会在意。这件令人感动的小事很好地说明了我的观点:当父母和孩子在一种轻松的氛围中谈论感受时,彼此从对方了解到的情况不但是有趣的,而且是有帮助的。当我们让孩子知道我们的想法时,我们经常也会发现孩子心里在想什么。

  这件事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是重要的。这能使莎拉从考虑自己的感受,进一步到考虑别人的感受。此时,她仍然只受到妈妈对“她”的感受的影响。很快,她就会再进一步,思考与她无关的“其他人”的感受。

  “同情”和“共情”

  尽管很多8~12岁的孩子都知道“同情”(理解别人的痛苦)的含义,但只有很少的孩子知道“共情”(对别人的痛苦感同身受)的含义。能与别人共情,是社会能力和情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感受到别人的痛苦的能力,不但可以阻止一个人去伤害他人,而且还能激励一个孩子伸出援助之手去帮助身处困境的人。

  当被问到什么事会使他们对一个人感到同情时,三个孩子都能做出恰当的回答(例如,“当丹尼摔断了腿时,我感到难过”)。但是,只有尼古拉斯能接着说:“当朋友受伤时,我的内心也感到受了伤。” 当被要求想想一个人可能为什么不想伤害别人时,只有尼古拉斯能说:“那会使我感到难过。”一旦他学会了“共情”这个能够表达他的感受的词,他就很乐意运用了。

  然而,重要的是要记住,共情和同情一定要保持平衡。如果对别人的痛苦的感受过于强烈和频繁,孩子就有可能会彻底回避那个人,以缓解自己体验到的过多的伤痛。

  为了帮助孩子们理解“共情”的概念,我们要求他们想一想,一个人为什么会想帮助一个悲伤的孩子感觉好起来。唐娜说:“因为这会使她感觉好像在为别人做好事。” 她的父母和我都不知道她的内心深处是否体验过这种感受,但是,她能说出这种感受,说明她理解了共情是什么意思。

  很快,唐娜就会去帮助别人,并体会到这种快乐。这种共情能促使一个孩子去帮助别人,是因为这会使孩子感觉很好,而不是因为他会因此而得到物质上或其他外在的奖励。

  “不耐烦”和“失望”

  青春期情绪失调的一个很重要的初期标志,就是不能等待,处理不了得不到想要的东西时的沮丧感。那些能够想到这两个词的孩子,会发现自己能更好地减轻或防止生活中的紧张和压力感。尼古拉斯对妈妈说,当他不能在下雨天到池塘去滑冰时,他感到失望,并且对要等到池塘结冰感到很不耐烦。想一想这些情感字词,可以帮助他耐心地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唐娜常常会苦苦地等着小伙伴邀请她一起玩儿,因为不能够表达自己的感受,最后总是空手而归。然而,这些字词给了她思考自己感受的方法。她说,当她请求轮流跳绳,而结果总是只能站在一旁看别人玩的时候,她感到“不耐烦”。而且,当她得不到跳绳机会时,她感到“失望”。再过一段时间之后,唐娜就能够告诉她的同学,当她的愿望无法实现,甚至不被人注意时,她会有怎样的感受。

  有时候,只要能够明确一种感受,就有助于我们对待这种感受。莎拉还不明白自己在愿望无法立即得到满足时所产生的情绪是一种什么感受,对她来说,这两个词会有特别的意义。其他情感字词:“孤独”“嫉妒”“尴尬”按照上面同样的方式,让孩子讨论“孤独”“嫉妒”和“尴尬”这三个词。然后,让孩子们加入他们对你的感受的字词,和你一起讨论。孩子们会很喜欢这些活动,就像在莎拉和唐娜家里那样,谈论你和孩子对于所发生的事情的感受,会在很多重要的方面改变你们对彼此理解的方式。

  一旦你感到孩子掌握了这些情感字词,就到了学习另外两个概念的时候了。

  不同的人,对同一件事有不同的感受

  要告诉你的孩子,“我能解决问题”练习从现在开始要变得难一点了,但她能够做好。如果你的孩子喜欢游戏类的活动,你可以说:“我们要玩一个‘不同的人有不同感受’的游戏。我们已经讨论过两个人对一件事有相同感受的事情,我们将要讨论为什么一个人对一件事会感到高兴,而另一个人对同一件事会感到不高兴。先来想一件使一个4岁的孩子感到高兴,而使一位奶奶不高兴的事情。”

  在孩子回答之后,你就说:“现在再来想一件使一位奶奶高兴,却使一个4岁的孩子不高兴的事情。”

  按照这种方式来练习几对人物的组合,然后要求孩子想出几对人物组合,包括奇特的或不太可能的组合。然后问孩子:“你能想起你做过的一件事情,使你和某个人(让孩子指定一个人)对这件事有不同的感受吗?”

  当尼古拉斯的妈妈问他这个问题时,他很快就答道:“当我没有帮妈妈收拾餐具时。”这很有意思,因为收拾餐具是尼古拉斯和妈妈之间经常争执的一个问题,而且,妹妹认为尼古拉斯在这件事情上不公平:当尼古拉斯清洗餐具时,他会生气;而当尼古拉斯不清洗餐具时,妈妈和妹妹会生气。当然,妈妈越是唠叨,尼古拉斯的抵触情绪就越强。在进行这个练习之前,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但是,当妈妈问尼古拉斯,他吃完晚饭就跑开,他认为妈妈会有什么感受时,情况就变了。

  “你感到生气和沮丧。”尼古拉斯回答。

  因为尼古拉斯现在考虑到了妈妈的感受,并能清楚地说出来,他对自己的行为对妈妈和妹妹的影响有了更多的了解。他还以自己的方式看到了他与妈妈和妹妹之间相互矛盾的感受,理解了不同的人对于同一件事会有不同的感受。这对于理解他人的观点很重要。

  同时,这也为尼古拉斯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做了铺垫。现在,尼古拉斯知道了,必须要同时考虑自己的感受以及妈妈和妹妹的感受——而不能像过去那样只考虑自己的感受。

  莎拉还有些困难。尽管她已经开始谈论让她有不同感受的事情,但她仍然不能想到,使她有某种感受的事物,同时会使另一个人有怎样的感受。然而,鉴于莎拉以前根本不考虑感受问题(包括她自己的感受),父母对她取得的进步已经感到很满意了。再多给她一些时间和练习,莎拉也将能够考虑更加复杂的情感。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唐娜做这个游戏的情况要好一些。当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她说上网让自己高兴,但让妈妈不高兴。

  “当你花太多的时间上网时,你觉得我会有什么感受?”妈妈问道。

  “担心。”唐娜说。

  对于唐娜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尽管妈妈已经告诉过她很多次:“你花这么多时间上网,我很担心。”——这是许多专家建议并且很流行的“我式句”——但是,唐娜并没有觉得需要关注妈妈的感受。然而,当唐娜自己说出这个情感字词时,就引起了她的注意。仿佛唐娜第一次体验到了妈妈的感受。

  摘自《如何培养孩子的社会能力II》

  [美]默娜·B. 舒尔/著

  刘荣杰/译

  ★教8~12岁孩子学会解决人际冲突和与人相处的技巧

  ★全美畅销书《如何培养孩子的社会能力》作者的又一部力作

  ★极具实用性和可操作性

  责任编辑:

上一篇:乌尔善:馄饨都可以包什么馅,具体怎么做
下一篇:王童:茄子和什么烧好吃?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