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阜丹丘子,解读中国茶文化的一把钥匙

  前几回我们在讲《茶经》人物的时候,都是一回只讲一个人,但是这一回,我们得一下讲两个了。这两个人一个是“汉:仙人丹丘子黄山君”,一个是“晋:……余姚虞洪”。

  为什么要一次讲两个呢?因为陆羽在《七之事》里,列出了汉代茶人丹丘子黄山君以后,就不管我们了,在之后的引述中,对这个人的事迹丝毫没有进行记述。反倒是在对晋代茶人虞洪的记述中,无意间又将这位丹丘子也带了出来,因此,我们干脆就让这两个人一起登台吧。

  但是,他们一个是汉代的一个是晋代的,两个人怎么能够同时站在同一个舞台上亮相呢,这不成了关公战秦琼了吗?

  可是,这一回“关公”真的跟“秦琼”干上了。《茶经》是这样记载的:“《神异记》:余姚人虞洪,入山采茗,遇一道士,牵三青牛,引洪至瀑布山,曰:‘予,丹丘子也。闻子善具饮,常思见惠。山中有大茗,可以相给,祈子他日有瓯牺之余,乞相遗也。’因立奠祀。后常令家人入山,获大茗焉。”就是说,浙江余姚人虞洪上山采茶,遇见一位牵着三头青牛的道士。道士自我介绍说他是丹丘子,听说虞洪懂得喝什么好,想着沾沾虞洪的光,所以就指引虞洪去瀑布山采大茗,希望虞洪采到茶后,也能送点给他。虞洪果然采到上等好茶,以后就常用茶叶祭祀这位神仙。

  由我们前几回说的《茶经》人物,大家可以发现,陆羽也常常会犯错误,但是这一次的错误实在是太明显了,陆羽这么伟大的人还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吧?当然不会!我们来看看《神仙传》的记载:“……后有黄山君者,修彭祖之术,数百岁犹有少容。”

  先来介绍一下彭祖。《史记·楚世家》等史籍称,彭祖为黄帝的六世孙,其母怀孕三年,剖腹产下六子,其中之一就是他。尽管这种说法有着明显的荒唐之处,但是考虑到中国古人有祖先崇拜,往往将史实与神话并书的文化特点,我们不妨放过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不去追究。我们最需要的信息是,彭祖在尧、舜时代就已知名,曾经担任舜的重臣,并且以长寿著称。战国初期的《列子·力命》认为他的才智不如尧舜,寿命却远远超过他们。后来彭祖逐渐成为了神话中的人物,在刘向的《列仙传》中,彭祖就被列入了仙界,相传他活了800多岁,经历了尧舜、夏商诸朝,到殷商末纣王时是767岁。

  他为什么那么能活?因为他懂得服食丹药、吐故纳新、闭气内息。至于他有没有喝茶的习惯,我们并不清楚,但他的学生丹丘子黄山君却是因为喝茶才羽化成仙的。南北朝时,南天师道代表人物陶弘景的《杂录》这样记载:“苦荼,轻身换骨,昔丹丘子黄山君服之。” 陆羽的好友皎然称:“丹丘羽人轻玉食,采茶饮之生羽翼。”

  这样一来,我们至少可以打开两个结了。一个是,“黄山君者,修彭祖之术”, 彭祖活了800多岁,他自然也是“数百岁犹有少容”,因此,这个汉代的丹丘子在几百年后碰到了东晋的虞洪就不足为奇了。另一个就是,从丹丘子喝了茶长出翅膀,羽化成仙来看,茶的养生保健功能至少早在黄山君那个时代就已被发现并利用了。更重要的是,在古人看来,喝茶不仅能保健和养生,意义最重大的还是它能让人成仙,这对那些排着队挖空心思寻找长生不老药的帝王来说,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我们再回过头来看看上面说的这些人,除了彭祖确有其人外,其他几个,也就是陆羽引录的几个,历史上是否真有其人实在不好说。但是,他们能够出现在《茶经》里,却也是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鲁迅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以此读史,有许多问题可迎刃而解。”许地山也说:“从我国人日常生活的习惯和宗教信仰来看,道底成份比儒多。我们简直可以说支配中国一般人底理想与生活底,乃是道教底思想。”陆羽《茶经》自然是摆脱不了道教文化的影响,不但摆脱不了,甚至可以不夸张地说,中国茶文化乃是深深溶入了道教元素的文化,就像禅僧皎然所说:“谁知茶道全尔真,唯有丹丘得如此”。道教里一系列的道功、道术,几乎都被茶文化所吸收、利用。道功是修性养神的内养功夫,包括清净、寡欲、息虑、守一、抱朴、养性、存思等;道术是修命固本的具体方法,包括吐纳、导引、服气、辟谷、药饵服食等等。从古人和今人的吟茶诗句里我们就能看到不少他们的影子。如卢仝的七碗茶诗:“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安得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合得苏息否?”

  不仅如此,想想看,现在各门各派的茶艺不都或多或少地要表现出上面这些基本的思想理念吗?

  因此,丹丘子其人虽不可靠,却是解读《茶经》和中国茶文化的一把钥匙。在随后不久介绍的几个《茶经》人物中,我们将依然能看到他的身影。

上一篇:秦榛喝茶祛湿,湿气重该喝什么茶?
下一篇:吴亚馨:光阴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