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韬纸牌屋是什么意思(纸牌屋结局是什么意思

  差点夭折的

  [纸牌屋]第五季

  终于回归了

  ▼

  去年11月9日,川普赢得大选。或许是紧跟好莱坞步伐跟川普死磕到底、或许是剧集已不如现实精彩,NETFLIX似乎不打算再拍[纸牌屋]第五季。

  果然,前四季都是在2月初到3月初之间上线,而第五季却直到1月中旬都一点消息也没有,连个海报和预告片也没放出来。

  正当剧迷们“哀鸿遍野”之际,今年1月20日,特朗普宣誓就职当天,NETFLIX终于公布了新一季[纸牌屋]的上线日期,并发布了一段先导预告片。

  于是,5月30日,我们还是如期等来了它——[纸牌屋]第五季。

  如果说其它美剧都有特定的一部分受众,那[纸牌屋]却因其对现实政治的映射,自带了更高的话题度,也产生了更广泛的社会影响。

  是的

  我们就是喜欢看

  安德伍德总统对着镜头

  向我们露出他

  标志性的狡黠一笑

  ▼

  承接上一季剧情,由于安德伍德夫妇与恐怖分子谈判失败,导致一名男性美国公民被杀;

  又有媒体开始深挖总统过去的黑料,《华盛顿先驱报》一篇文章揭开了安德伍德玩弄权术的冰山一角;

  腹背受敌的总统夫妇若想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连任,只能背水一战。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安德伍德干脆将战争恐惧渲染至最大,转移舆论视线。

  于是,金韬那句惊世骇俗的台词就此而出:“We make the terror.”

  所以,第五季第一集开篇,安德伍德就给我们上了一课,什么叫利用恐惧、制造恐怖。

  不得不说,姜君在看到穿着大头皮鞋、迈着略有些内八字的标志性步伐、连走路都是戏的凯文·史派西的背影时,就已经心潮澎湃了。旁边幕僚长“道哥”斯坦普伴随左右,让人放心。

  门内,议员们在讨论该不该就《华盛顿先驱报》的爆料讨论或弹劾现任总统的罪行。安德伍德悄无声息地进入众议院,面色铁青地坐下,但我们分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坚定的杀气。

  但他的入场已经有违规则,因为众议院规定:如果前议员与辩论利益相关,不允许其入场参会。

  但他以对辩论主题没任何兴趣与意见为由,仍留在场内。而且,他早有准备,提前别上了国会徽章。

  安德伍德虽一言不发,却默默掌控着现场局势,他的民主党党羽几乎全部到场为他撑腰,只需一个眼神,他们便开始行动:

  议员鸡贼地将发言机会迅速让给了总统,引得场内一众支持者的欢呼。

  而这,又引起了共和党议员的“程序异议,议会质询”,这又是一次规矩的违反。面对议长质疑,安德伍德底气十足地说:

  身为总统,他何来对抗法律的胆气?这便是攻击人心。因为有恐惧,他可以底气十足、肆无忌惮地勾起所有人的情绪,然后打着目的正义的旗号抛弃程序正义,实现个人野心。

  他知道,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时候,不由分说闯进议会发言、对恐怖主义做出强硬表态,民众只会看到一位有血有肉的英雄总统,而不会想到这是他精心安排的一场大show。

  当听到总统在把话题往“牺牲的爱国者”这一煽情路子上引,所有主张调查总统的人也只能哀叹。他们有什么办法呢?

  然后,又是一次公然违抗规则:

  这就需要更大的底气。为了攻击人心,就要将恐惧放到最大,甚至不惜制造战争:

  第五季戏剧性十足的开场,再次展现了凯文·史派西炸裂的演技:演讲时,先是眼眶湿润、嗓音颤抖、充满悲愤、略带哭腔地煽情,又转向愤怒、带动全场情绪誓与恐怖分子开战,最后望向镜头再次打破第四堵墙、语气重回阴鸷。

  整个过程展现出凯文大叔台词功底之深厚、表情拿捏之到位,简直如表演教科书般精准,收放自如,无可挑剔。

  终于,那个个人主义至上的野心家又回来了,这是第五季安德伍德宣言式的开场——我绝不会妥协。

  ▼

  这一季[纸牌屋]与前四季相比

  有一个非常大的“人事变动”:

  这部剧的creator(创剧人)

  鲍尔·威利蒙(Beau Willimon)

  已告别[纸牌屋]

  不再参与制作

  而接手主创工作的,是两位自第三季起加盟[纸牌屋]的编剧弗兰克·普列赛和梅丽莎·詹姆斯·吉布森,在那一季中,普列赛创作了第3和第10集的剧本,吉布森创作了第6和第11集的剧本。

  ▲梅丽莎·詹姆斯·吉布森和弗兰克·普列赛

  不得不说,这次主创变动是极其重大的。创剧人是一部剧集的灵魂人物,其重要性相当于一部电影的导演。正是因[绝命毒师]创剧人文斯·吉里根又一手打造了衍生剧[风骚律师],才让两部作品的风格与质量保持了惊人一致。

  ▲刚刚出炉的[风骚律师]第三季持续着9.8的超高分

  鲍尔·威利蒙同样如此。在那个我们已看过N遍的[纸牌屋]片头,即使这一季仍留有创剧人的大名:

  可能感叹于川普上台,现实的极端戏剧性让他丧失了对[纸牌屋]的创作热情,鲍尔·威利蒙干脆亲自要趟一趟政治政治这摊浑水。他成立了一个叫做Action Group Network的组织,专业怼川普。

  创剧人的离开,会给新一季带来什么变化?目前看到的是,第五季在保持戏剧性的同时,有更多对现实的影射,毕竟现实已经如此精彩,剧集也不能落了下风。

  譬如,用战争转移舆论风向的手段,克林顿也曾用过。当年深陷莱温斯基性丑闻的他,在电视上发表直播讲话,宣布美军将用导弹轰炸苏丹的希法制药厂,理由是那里生产化学武器。

  ▲莱温斯基和克林顿

  但后来的调查,对“化学武器”这件事并没有确切结论,这就类似于布什说伊拉克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而川普的“禁穆令”也体现在了第一集中。因要与伊斯兰恐怖组织开战,安德伍德总统决定扩大禁飞名单,限制人口入境。

  铁腕而善弄权术的安德伍德,已不再是剧中给他的民主党出身这么简单,他更像一个民主党与共和党历任美国总统的结合体。

  甚至

  克林顿本人曾亲自

  为[纸牌屋]背书:

  “凯文(史派西),你在剧中所扮演的角色,99%的剧情是真实发生的。那仅有的1%只是你不能像剧中人物那样那么快地拿到学位证书。”

  ▼

  不过,第五季的改变似乎并没有得到观众认可。在经历了第三季8.3的低迷评分、第四季又重回9.0的巅峰之后,第五季豆瓣评分竟创下了“历史新低”的8.2,不买账的人民群众已对“下木夫妇”颇多怨言:

  凯文·史派西曾说这部剧的精彩之处正在于它立足于莎士比亚作品。凯文大叔在接演[纸牌屋]前由于看不上好莱坞浮夸的表演体系,干脆自己跑到欧洲的戏剧舞台演莎剧去了。

  ▲2011年凯文·史派西在意大利博里特阿玛剧院演出话剧《理查三世》

  对莎剧的迷恋可能正是他愿意出演[纸牌屋]的原因。但既然是讲权术,[纸牌屋]却慢慢变得“有术无权”,缺乏明确的政治抱负让安德伍德夫妇完全堕入黑暗。没有缺点的人物立不起来,没有亮色的人物更不是我们想要的主角。

  ▲凯文·史派西的理查三世造型

  凯文大叔提到[纸牌屋]直接致敬了莎剧[理查三世],其历史原型理查三世确有杰出的政治才能,而不仅仅是个耍弄手段的阴谋家。现实世界里,没有远大的政治抱负只有野心的人,也成不了政治家。

  ▲被莎士比亚刻画为“驼背的暴君”的理查三世,却很有治国理政的才能

  以安德伍德夫妇分分合合的模式,[纸牌屋]可以一直拍下去;或者克莱尔登上总统之位,又能写出更多,拍个十季也不成问题。

  ▲第五季第一个镜头就是克莱尔对着镜头说话,会不会诞生一个女总统?

  只是姜君不希望看到出于商业考量,这个故事被无限制铺开扩展。庞杂的线索和冗余的剧情已经妨碍了其成为一部精致的政治小品,略有遗憾。就像前段时间大火的[人民的名义],剧情注水是最大败笔。

  不过,相比于对美国政治的挖掘,[纸牌屋]的价值可能更多体现在对幽暗人性的洞悉。就这点来看,现有的五季也基本足够了,何不再拍一季收尾、圆满完结呢?

上一篇:李左飞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下一篇:李婷宜去眼袋用什么方法是最佳的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