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琳嘉:狐狼传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传闻中的仙狐山仙境环绕、就如倚天柱一样的驻立在天地间,绿树成荫的山脚,四周是环饶的江水,没有通天的栈道更别说有下山的出路。人们都猜想山顶秀美阁亭美女无数,但至今无人能进入仙狐山,也从无人真正见过山上之人,在这一带的居民每逢过年过节都会自愿拿出不少贡品来供奉他们心中的狐仙,多数为答谢各种救助之恩或是求助之礼,仙狐山上的人从不收求助之礼却只收答谢恩品,不管是一斗米还是一碗茶,都会莫名的在山脚直升到山顶,却不留只言片语,历年来已形成一规矩,只是表明这事是由仙狐山上的人所为,答谢恩品会当着感恩之人的面将谢品收走,如果不收,主人便知道仙狐并没有出手,因为从不收礼,人们也无法确定自己的求助有没有得到回应,再加上仙山上的朦胧的薄暮更是添加了一笔神秘色彩。

  有了仙山上的高人坐镇,这一带和平安稳,人人安居乐业,无人敢作恶,因为大伙都知道作恶的后果,人们敬仙山上的仙人,之前有过为恶作端的团伙想在此称霸一方,要挟官员收刮百姓,在官员家夫人百般无奈之下偷偷派家丁到仙山下求助,在一夜之间那团伙五十多人的左手拇指被折断,第二天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因为当天夜里他们连滚带爬的滚出了这一带。

  至今无人真正见过山上之人的面目,无人知晓山上到底有多少人,但唯一能确定的是山上住的一定是女者,传闻中的仙狐山主人只收女弟子,而且只收有缘的弟子,每年收弟子唯一不变的条件就是年龄加一岁,今年应该是收十七岁的女子,以前每年的七月十五就会开始招徒,但奇怪的是今年已经到年底了,还不见有动静。这十六年来所收的徒儿今年应该都是十七岁了,但收了多少个无人得知,只听说个个武艺高强上下山都是来无影去无踪,但有人确定有狐狸的存在,久而久之就叫仙狐山了,山上的高人就被人们已敬其为仙人,狐仙,狐人等多种说法。

  仙狐有一规矩从不跨江而视,南江境外之事一概不理,这些年才没有任何的帮派敢在南江境界挑起事端,所以狐山就是个谜,虽然有不少武林高手为了满足内心深处的好奇,驾驭轻功想到山顶探索,但是都是在半山腰摔了下来,有的说是被扯下来的,有的说是被压下来的,有的干脆不知道怎么回事醒来时就在原处而且还是站着睡着了……各说不一,简直就是饭后茶话。

  “掌柜的,给上壶好酒,要最烈的,来盘烤牛肉,再加碟花生米。”在一家清雅的客店内坐下了一位年经人。

  “好列,客官请稍等,先喝杯茶,马上就来。”店家热情地招呼。

  “掌柜的,这真是个好地方啊,呵呵,这半年感觉第一次进了天堂呢!这里似乎有点奇怪呢!”说话的这位是个年轻的小伙,眉目清秀,炯炯有神的大眼配着似笑非笑的嘴唇,扎起来的髪暨更显英气逼人,年纪大概十七八岁,她是十几二十年前威震江湖黑狼唯一的徒弟风狼,而且是无人知晓的女弟子。

  当时黑狼的存在另人钦佩,传闻武功为武林榜首,但十七年前不知道为何突然就销声匿迹。而弟子风狼人如其名,来去就如一阵风,师父叫她风儿,但她确想跟师父一样,自己说叫风狼。这孩子骨架惊奇就是一习武的奇才,黑狼本想将毕生所学全授予风狼至少也要十八年,但在她十七岁时武功已经练得炉火纯青,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在她刚满十七岁的那天,师父跟她说“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了,以你现在的武功,如果有实践经验跟我一样水平的最多跟你打个平手,一般人是近不了你身,你不是怪我一直没让你出山嘛,明天起,你想到哪就到哪,我也该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记得,在外,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是任何人,任何时候都是要自保为首。”

  “是,师父,徒儿谨记师父教诲,师父,徒儿有一事想问……”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唉,明年今日,回来这里,我会告诉你一切,现在你最重要的任务是出去历练历练,走走看看,明年此时回来我会给你答案,记得在外你不是我徒儿,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在江湖我已经是个死亡之人,还有记得尽量不要去南方。”

  “是,师父,徒儿听教,师父自己要保重身体。”风儿从小就乖巧机灵,这也是为师比较放心,至少不会乱闯祸,但是黑狼错了,诺大的狼山就两个人外就剩狼了,是没有闯祸的机会。

  为了行走方便,风儿女扮男装,因为从小到大她见过的人就师父一个人,再加上师父本身就是个粗汉子,受其影响,也练就了女汉子的举手投足,所以这半年都没有人怀疑这英气逼人的小伙其实是个姑娘。

  “哈哈,客官是刚刚来到此地么,没啥奇怪的,都是多亏了仙人,我们才有此好日子,客官先喝茶,这可是我们本地最有名的炒茶,先给你准备酒菜。”掌柜笑呵呵的招待。

  “好好,忙你的去吧。”风狼应喝着,心里确嘀咕着又是哪个神经病再装神弄鬼,一听仙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端起茶杯边喝茶边欣赏起了窗外的美景,真是美景怡人啊,江南真是个好地方,还好没听那个老头子的话,要不然这辈子都不知道老头子的穷恶之地竟然是这个世外桃源。

  掌柜很快就上好酒菜,风儿急忙尝尝,啧啧点赞,好味。当他还在尽情的品尝着最爱的牛肉时,进来了三个人,以他敏感的嗅觉及神经,隐隐约约将会有大事发生,三位都是武功上承之人,他们都是刻意隐藏自己的实力,打扮成一般的老百姓,要不是自己十多年与狼群居练就察言观色的本领根本就察觉不到。他们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刚刚走过身边在身后的桌子坐了下来。当他们走过身边时小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看法,是听不到脚步声,这需要何等的修炼。

  或许是不留意到十几岁的孩子,他们一坐下来就轻声聊起来,虽然特意压低了声音,但对小哥来说已经足够,一切尽收耳内。其中年长的一位阴里阴气的说:“吃饱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养足精神今晚先去探探路,准备这两晚行动,这次行动没有失败两个字。”不出声看着还是个男的,一开口,靠,原来还是个公公……公,想到公字,疑惑起来朝廷的人怎么在这里,而且还是东厂的人,那个狗皇帝想在这搞什么鬼。虽然封闭了十七年,但风儿至北而下南,一路下来见识了不少,看到了百姓的疾苦,听到了百姓的哀怨,半年来已经走了大半的祖国山何,看到了不曾看到的,出手收拾了一些人渣,对于朝廷中的某些败类还是有所耳闻。所以他们的谈话已经挑起了风儿的追踪欲望,暗地里一路跟了下来。

  深夜时他们来到了仙狐山脚,因为离得太远再加上是低语风儿没听到什么,三人轻手轻脚几乎没有声响在山脚转了一下就撤退了,估计要回去密谋什么。风儿没搞清楚到底在干嘛,只是廖望了一下那座山,因为在深夜,再加上没有月光只见黑压压的一座山,静悄悄的就如空山一座,要不是从小在山洞里长大,一定会认为空山一座,不对这半年长见识了,里面肯定有金银财宝。

  比起他们要密谋的事这座山更是成功引起了风儿的探索欲望,人人敬仰的仙狐才是她想了解清楚的秘密,只要搞清楚了狐山,还怕不知道那三条狗的谋划嘛。所以风儿等他们走后就随着脚跟走了一圈,却没有找到任何路口,黑压压一望不透顶的山顶无力地摊在江边下,这肯定有什么洞口的,我们狼洞都是有好多个出口虽然只有一个入口,看着黑黑的江水,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是的没错,江底是有一个秘密出口,但是只作为必要时撤退之用,山外也是打不开这道门的,这道门打开之时便是毁山之时,但她确不知道,只是觉得可惜,只恨自己不会游泳,看来还是回去盯着三条狗吧,好无趣地回去客栈倒头就睡,因为她知道三条狗明晚才出洞。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上一篇:魏巍:猫能吃什么?
下一篇:何佩珉:骨折了,吃什么好呢?更新时间:2014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